1. 好文号首页
  2. 好文分享

一切霸凌的源头竟然仅仅是一些琐碎到无法注意到的琐事

霸凌者触碰完含羞草,转过身就忘了自己做过的恶性坏事,甚至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。

说“我不知道”,霸凌者只需一秒。说“没事”,被霸凌者却需要一辈子。

被霸凌没有任何理由

在某档综艺节目里,童星出身的马思纯十分克制而犹豫地回忆了自己的初中生活。

她说,因为胖,每次跑步都要遭同学推挤嘲弄。自己的信件,被他人随意拆开并被霸凌者当着所有人的面朗读出来。放在课桌上没有喝完的可乐,被人莫名其妙地添加了各种东西,抹布水、粉笔灰、拖把水……

尚在初中的马思纯向父母求助,父母却轻描淡写地说:不要理她,做好你自己。

重压之下的马思纯就这样在焦虑中度过了学生生涯,最终却确诊患上了焦虑症。

成人不自在,自在不成人?校园中“被杀死”的孩子究竟做错了什么

焦虑症之下的马思纯总觉得是因为自己不够好,什么地方做错了,才招致对方的欺辱和讨厌。

“直到现在,我都不敢见她,不敢问她为什么要这样欺负我,为什么是我”。

遗憾的是,被霸凌,往往没有任何理由。

东野圭吾说:“就像某天突然被贴上恶魔符咒一样”,暴力事件就这么开始了。

这似乎成为了所有校园暴力的共同点。遭遇霸凌的人几乎是绝望地呐喊:为什么是我?

事件开始得如此随机,以至于人们到最后发现,一切霸凌的源头竟然仅仅是一些琐碎到无法注意到的琐事。

成人不自在,自在不成人?校园中“被杀死”的孩子究竟做错了什么

霸凌者认为自己的行为理所当然

“小时候觉得好玩,用手去碰含羞草,看它缩起来。可是,从来没人认真想过,要过多久,它才能重新打开。”

霸凌者往往因为高高在上的优越感,就将自己的霸凌行为理所当然,甚至大大地美化它。

电影《悲伤逆流成河》中,自杀的易遥曾说过这样的话:

“我永远忘不掉,怎么被你们欺负、怎么被你们用各种各样的话羞辱,怎么被你们用粉笔灰塞嘴里、打火机烧头发是什么滋味;我永远忘不掉,被你们一口一个杀人凶手的指责时是什么滋味,我永远忘不掉的,你们也别想忘掉,你们骂过我最难听的词、编过最下流的绰号……”

面对她的自杀,同学们却只是说:“这不关我的事呀,我们什么都没有做。”

成人不自在,自在不成人?校园中“被杀死”的孩子究竟做错了什么

这就是霸凌者与被霸凌者之间的真实鸿沟与区别。

对被霸凌者来说,走出校园远离霸凌者并不是痛苦的终点,而是在心理上全新的抑郁开始。

因为,只要霸凌曾经开始过,那么无论身处在什么的地方,何种环境中,曾经被霸凌的自卑和不确定性,都会让曾经被霸凌过的人再次成为新的霸凌对象。

被霸凌者的人生似乎从此被按上了循环按键,曾经的遭遇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上演。

最亲近的人没有给予帮助

心理专家曾分析:“霸凌者最初开始欺负其他同学的时候,其内心往往也是忐忑不安的。但是当被霸凌者和旁观者都对他的行为没有任何反抗的时候,这种环境和氛围就更加霸凌者去欺负别人。”

有人会问:被霸凌者为什么不求救呢?事实上他们求救过,而且远远不止一次。

成人不自在,自在不成人?校园中“被杀死”的孩子究竟做错了什么

重庆天才少年徐誉舒跳楼自杀事件,就是一个最为真实的例子。

徐誉舒从小就才智过人,初中拿到全国数学竞赛一等奖,文采也十分惊人,甚至上过当时的新闻媒体和报道。他本该拥有最灿烂的前程,却在高中跳楼自杀。

父亲徐天侠为儿子维权时,爆料让人咂舌。

自己的手机被故意偷走;班级钥匙被偷偷扔进垃圾桶;宿舍内一些人莫名其妙就脱掉裤子吓哭徐誉舒。他在校园内公然被其他男生拖进厕所遭受性侵犯,成为轰动全校的丑闻。

徐誉舒将遭遇的悲观心情写进日记,并向最为信任的班主任老师求助,得到的批语却是:“孩子,是不是你想多了。”“成人不自在,自在不成人啊。”

成人不自在,自在不成人?校园中“被杀死”的孩子究竟做错了什么

徐誉舒日记中的绝望,没有人看到:

父母给你的,改变则被唾弃,结束就会被鄙夷。我只是歇斯底里地嚎叫与哭泣……强烈的恶心感包裹着全身,滂沱的泪水模糊着双眼…..一些人又可以说这不能说明他遭遇过什么呀!我招惹谁了我?为什么这么针对我?

杀死他的不是天然的易性癖和抑郁症,而是在遭遇灾难时,最信任的人在一旁的冷眼旁观。

校园霸凌这颗毒瘤,只会生长在污浊和毫无控制的情况下,而要制止或彻底消灭它,需要的不仅仅是孩子自身的勇敢,更需要学校、家庭、社会各方面的共同努力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777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hwuuu.com/5868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624739273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六,9:30-22:30,节假日休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