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好文号首页
  2. 好文分享

饭友是什么意思,饭友是形容什么人的

1

“小伙子,你看见我家孙女了吗?棕色……卷毛。”

“是……泰迪吗?”

“对,是叫小笛。”

小笛?易玏蹙起眉头,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奶奶斜挎包上的手机号,轻声问:“奶奶,我能看下您的挎包吗?”

“不行。”奶奶紧紧地把挎包捂着怀里,像个孩子般,“不给你看。”

呃,被拒绝后,易玏有些发懵。

如果他怀疑的没错的话,这位奶奶应该是老年痴呆患者。

易玏俯下身,语气温柔:“奶奶,那我们去找您的孙女,好吗?”

“小笛。”奶奶喃喃道,“好,我们去找小笛。”

都说有了共同的语言才能更好的沟通,易同学凭着将近二十年的宠物喂养经验,也学会了不少和动物沟通的技巧,只听见他边走边学着狗叫声,试图能把某只走失的“小笛”吸引过来。

‘汪、汪……’

奶奶觉得有趣,也学着他,嘟起嘴,发出“汪、汪”的声音。

“奶奶!奶奶!”沙哑的嗓音带着失而复得的喜悦。

奶奶突然停下脚步,她竖起耳朵,脸上荡起笑意:“是小笛的声音。”

嗯?易玏一脸问号,就在他发愣的瞬间,只见一个棕色卷发的姑娘如一阵风般扑进奶奶的怀里,她嗓音沙哑,似是哭过:“奶奶,你担心死我了。”

“原来您孙女是……人啊。”易玏意味深长地道了句。

梨笛收起情绪,转过身向他道歉:“谢……”她不可置信地盯着他的脸,眼底闪过一丝震惊,但很快又恢复了冷静,须臾,她淡淡地道了句,“好久不见。”

他注视着她,心里好似有座城堡在顷刻间轰然倒塌,某些如碎片的回忆疯狂地涌进他的脑子里,他捂着剧烈跳动的心脏,故作平静:“是啊,好久不见。”

就像掌心交错的线,兜兜转转,命运又将他和她拴在了一起。

“来,小伙子。”奶奶对易玏招了招手,示意他弯下腰,她凑近他的耳朵,小声地说,“我家孙女还没有男朋友哦。”

这是不是说明他还有机会?

2

认识梨笛,是在一个饭局。

在狼多肉少的圈子里,易玏高瞻远瞩,联合宿舍的男生约上艺术系的女生举办了一场联谊活动。

梨笛是最后一个到场的。

五男五女的配对游戏,因她的到场显得颇为尴尬。

她兀自寻了个角落,落落大方地对众人摆了摆手:“你们放开了玩,不用在意我。”

室友小菲对她使了使眼色,她似收到指令般,拿起一双筷子,埋头大快朵颐。

整个饭局,她出色的扮演了一名吃货的角色,同时也鲜明的衬托出了其他五个女孩都是吃猫食的小仙女。

易玏注意到她是因为甜点,即便是佯装吃猫食的其他五个女孩,都没有能控制住它的诱惑,唯有她始终没有碰她。

她嗜辣,极爱吃偏咸口的食物,其中最合她口味的是麻辣香锅。

这口味几乎和他如出一辙。

饭后,小菲接到班长的电话不得不提前离开了,其他配对成功的男女同学也相继转移了地方。原本热闹的饭桌,最后只余梨笛和易玏。

她吃得太饱,整个人昏沉沉的,懒得动弹,那模样像极了吃饱喝足后在阳台上打盹的橘猫。

咖啡的香味惊醒了她身上的细胞,她吸了吸鼻子,这香味……太诱人了。

她缓缓睁开眼睛,却猝不及防对上易玏一双含笑的眸子,他注视着她,认真地问她:“有兴趣做饭友吗?”

他咧开嘴角,笑容明亮的有些炫目。

她移开视线,眸子看向他手中的咖啡,答非所问:“咖啡很香。”

他把咖啡双手捧到她面前,笑容浓郁:“我就知道你喜欢。”

梨笛这才发现,他笑起来的时候,右脸颊有个浅浅的小酒窝。她脑袋一热,伸出食指戳了戳他的酒窝。

突如其来的肌肤碰触让易玏呼吸一滞,他凝视着她,只见她丝毫没有女孩家的羞涩,还言辞犀利地评价道:“手感不错,不过需要注意补水。”

这姑娘够性格。

他再次把咖啡举到她面前,极为绅士地开口道:“所以,同学你愿意和我做饭友吗?”

面对她最爱喝的咖啡,梨笛经受不住诱惑,她接过咖啡,迫不及待地品尝了一口,咖啡的香味在唇齿间流转,须臾,她回复他:“成交。”

“确定不会反悔?”

“当然,一言既出驷马难追。”

就像两条不同轨道,自这一刻开始,紧密的交织在了一起。

3

当天晚上,易玏便要来了梨笛的课程表,并根据课程表定下了双方必须要遵守的规则,打印在A4纸上,人手一份。

其中最为重要的是晚餐必须一起吃。

梨笛没有意见,毕竟她也没什么朋友,如今有人陪着一起吃饭,对她来说也是一件温暖的事。

第一天,梨笛和易玏在一食堂的窗口点了川菜,对于嗜辣又口味偏重的人来说,川菜绝对是最下饭的菜。

入口即化的鸡块,带着浓郁的汤汁和辣味,让梨笛忍不住大呼过瘾。

她被辣的双颊泛红,像个小狗般吐着舌头,这软萌的模样,他觉得甚是可爱,忍不住掏出手机,随手拍了下来。

见他在玩手机,她拿出随身携带的规则,边写边说:“加一条,吃饭的时候禁止玩手机。”

专心致志、毫无二心地吃饭,是对美食最起码的尊重。

易玏收起手机,眉眼含笑:“好,这次是我失误,那饭后我请你吃冰激凌。”

她摆了摆手:“不了,我要回宿舍泡枸杞喝。”

易玏有些意外,都说保温杯和枸杞,是中年大叔的生活写照,她一个正青春的女生怎么也提前开启了养生模式。

他笑着调侃道:“没看出来,你还蛮懂养生的。”

“当然,我可不能生病。”

健康的活着,是梨笛最大的追求与希望。

直到这次遇见她的奶奶,易玏才真正懂得她所说这句话的深意。

梨笛的父母是在她高考结束的第三天,办理了离婚手续,而后他们先后离家。原本温暖幸福的四口之家,最后只剩下体弱多病的奶奶和她相依为命。

易玏开着车把梨笛和奶奶送到了家门口,他打开车门,弯下腰正打算背起熟睡的奶奶时,被梨笛拦了下来:“我自己背就可以了,今天谢谢你送我们回家。”

“梨笛,你一定要这么见外吗?”他固执地背起奶奶,兀自往前走。

她浅浅地叹了口气,小跑着跟了上去。

这两年她并未搬家,他轻车熟路便找到她所在的楼层,可就是这么熟悉的地方,在这两年里,他却没有来过一次。

他还爱着她,却只能在原地踏步。

4

“奶奶的病是什么时候被诊断出来的?”

“有段时间了。”

“多久?”他直直地盯着她,试图发现什么蛛丝马迹。

她迎上他视线,加重了语气:“你想确认什么?”

“我……”易玏一时语噎,良久,他从沙发上站起身,如叹息般,“我该回去了。”

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,她总能轻易看出他的心思,而他在她面前就像个笨拙的小熊,想要隐藏,却又欲盖弥彰。

“听说,你遇到梨笛了。”一进门,小菲就追问他,“那你们是不是要旧情复燃了?”

易玏起身向茶水间走去:“说吧,今天是你家的狗病了还是猫疯了?”

小菲接过他端来的咖啡,寻了个单人沙发坐下,不紧不慢地回了他一句:“路过,顺便和你聊点八卦。”

“怎么,你打算甩了那个律师小哥?”

“他啊,上周五我就把他踹了。”小菲故作妖娆地撩起头发,“姐现在单身贵族。”

“够可以的啊,你这前任加起来也能组成十二生肖了吧。”

小菲斜了他一眼:“谁像你啊,这么多年死心塌地地守着一株花。”

易玏淡淡一笑,这几年,向他示爱表白的女生并不少,可真正让他心动的人,却只有梨笛。
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她的呢?

易玏并不知道,他只知道,那天在他听到她和小菲的对话后,整个人仿佛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。

是在下午放学后,他在走廊里等她,等了很久却始终不见她出来,他便向她所在的教室走去,就在他要推门而入时,听见小菲问她:“梨笛,你和易玏是什么关系?”

那一秒,他的心仿佛要跳出来了般,他屏息凝神等待着她的回答。

她的语气淡淡,似乎还有些不耐烦:“搭伙吃饭而已,能有什么关系。”

搭伙吃饭?

易玏对这四个字耿耿于怀了很久,当天晚上,他借口系里有事,脱不开身,不能和她一起吃饭了。

她极为淡定地回了他一句:“好的,我自己吃。”

是的,即便是没有他,她的生活还是如往常一样,她依然会在晚饭后去操场上散步,会在九点半左右赶回宿舍。

而他,却像陷入焦虑的病患般,食之无味,寝食难安。

5

再次遇见梨笛是在妇产科室外的走廊上,易玏陪表姐去做产检。

看见他,她主动迎了过去,从环保袋里拿出一个苹果递给他,落落大方地开口道:“恭喜啊。”

“不是我……”

“易玏。”他的话被打断,表姐亲昵地挽着他的手表,“这位是……”

“旧相识。”说话时,梨笛的视线落在她隆起的小腹上,都说孕期的女人是最美的,面对这样一个站在易玏身边的准妈妈,曾经自认为长得还不错的她,突然有一种自渐形秽的自卑感,她下意识把收紧手中的袋子,躲避着她的视线,急声道了一句,“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“别急着走啊。”表姐喊住她,“方便的话一起吃个饭。”

梨笛似没听见般,几乎落荒而逃。

易玏正要追过去时,被表姐拽了回来,她调侃道:“看你这表情,这位应该是你念念不忘的姑娘喽。”

易玏垂下眼帘,表情落寞:“人家姑娘现在都误以为我结婚生子了,我念念不忘有什么用。”

“瞧你这点出息。”表姐忍不住戳了下他的脑袋,仔细地和他分析道,“你刚看到没,那姑娘看到我和你站在一起时,心如死灰的表情,这说明她对你也余情未了。”

闻言,易玏的表情瞬间明亮起来,他把苹果塞进表姐手里:“姐,我要去追梨笛了,你打电话给姐夫让他来接你啊。”

“哎,你怎么能见色忘姐啊。”

易玏如兔子般一溜烟跑得没了踪影。

他是在花园里寻到梨笛的,她正在和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聊天,男孩双腿残疾,需整日坐在轮椅上,他是梨笛做志愿者时认识的。

突然,小男孩凑近梨笛的耳朵,小声地说:“姐姐,有个怪叔叔一直在看着我们。”

怪叔叔?梨笛回过头,只见易玏猫着腰躲在一棵树后,被发现后,他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,尬聊起来,“好巧啊。”

梨笛凉凉地睨了他一眼。

小男孩人小鬼大,奶声奶气地问他:“叔叔,你是姐姐的男朋友吗?”

梨笛把剥好的橘子递给小男孩,轻声呵责:“别瞎说,叔叔的女朋友听到了会生气的。”

易玏逼近她,他俯下身,注视着她的眼睛,解释道:“她是我表姐。”

就好像风吹散了乌云般,梨笛阴沉的心瞬间明亮了起来,她却嘴硬道:“你没必要特意跑过来告诉我。”

“我只是不想被你误会。”

任何人都可以误会他,但他唯独不想在这件事上被她误会。

6

都说爱情是藏不住的。

易玏喜欢梨笛,几乎是他们宿舍每个人心知肚明秘密。

甚至还有人调侃道:“易玏,你和人家姑娘吃个饭都吃出了感情,那你和我们每天一起睡觉,岂不是要我们以身相许。”

他也曾怀疑他对梨笛是因吃生情,为此他特意约上小菲和她一起吃了几顿饭,可他发现,面对她,他不止食欲寡淡,就连心情也毫无波澜。

然而,当他对面坐着是梨笛时,哪怕是白米粥,他都能吃出香甜的味道。

他喜欢她,仅仅因为她是她。

他准备对她表白是在圣诞节当天,他约她去吃火锅,她来了例假,口味清淡,便点了鸳鸯锅底。

当时,他完全沉浸在该如何表白的紧张中,并没有意识到她的寻常。

她生理痛,几乎是强撑着从床上下来陪他吃这顿饭。

而他,似乎心不在焉。

她没有食欲,挑了几根青菜放在碗里,他如往常一样,捞起牛肉丸放进她碗里:“来,尝尝这个锅底,味道很足,辣的过瘾。”

她放下筷子,捂着肚子,有气无力地道了句:“我去趟洗手间。”

趁着她离开的空隙,他再次确认了一眼戒指是否还在包里。

对于这次的表白,他在脑子里演绎了无数遍,他也不止一次地想象着这枚戒指戴在她的手指上是多么完美的契合。

想着想着,他不由得羞红了脸。

见她回来,他赶紧收起戒指,把预定的咖啡推到她面前:“喝点咖啡。”

梨笛无力地闭上了眼睛,须臾,她睁开眼睛,缓缓开口道:“易玏,我们的饭友关系到此为止吧。”

嗯?什么意思?

易玏有些慌乱,他起身,拽着她的包带,阻止她离开:“梨笛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她将包带从他手中拽回,迎上他的视线,一字一顿:“我不想再和你一起吃饭了。”

易玏懵了,他明明还未表白,可心口钝钝的疼痛清晰地提醒着他,他失恋了。

可是,为什么呢?

他在床上辗转了一夜,还是没有想明白为什么梨笛突然对他说出这样的话。

是在天微亮的时候,易玏接到了小菲打来的电话,要他到女生宿舍楼下,他赶到时,几个女生已把梨笛背到了楼下。

他问小菲:“她怎么了?”

“受凉了,再加上生理痛,昏倒了。”

他和她朝夕相处了一年多,他只是知道每个月,她总有几天口味清淡,忌咖啡,却没有意识到这几天是她的生理期。

是他错了。

7

小菲从易玏这里要来了梨笛的联系方式,约她喝下午茶。

她原本想拒绝,结果被小菲一句话给怼了回去:“旧相识,你都能见。我这个同学兼室友,你却不见,梨笛,你觉得合适吗?”

无奈,她只好在奶奶午睡后,化了淡妆去赴约。

彼时,小菲已是小有名气的美妆博主,妆容精致,衣服华贵,和她相比,米色毛衣搭配黑裤的梨笛,显得太过于朴素的。

对于这场突兀又略显尴尬的见面,梨笛甚至不知道该和她聊什么话题,她们都从彼此的生活里空缺太久了。

好在小菲比她健谈,这场久别重逢才不至于太尴尬。

咖啡馆的玻璃门被推开,同时易玏的声音响起:“顾小菲,你的猫还要不要。”

梨笛回过头,只见他提着粉色的包包朝她们走了过来,包里装着一只布偶猫。

小菲接过猫咪,随口怼了易玏一句:“都说了,在公共场合叫我菲。”

梨笛怔怔地听着他和她自然而亲密的交谈,心里有些酸涩。

原来,他们一直在彼此的生活里,从未离开。

原来,和这个世界脱离的只有她。

这种仿佛被整个世界抛弃的孤寂感压得她喘不过气来,她编了个借口逃离了这里:“我去趟洗手间。”

在她离开后,小菲问易玏:“你确定还喜欢她?”

易玏郑重地颔首,这世上比她漂亮、比她优秀的女性他也遇见过不少,可她们之于他的人生来说只不过是转瞬即逝的过客。

唯有梨笛才是他心底想要的归宿。

小菲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,临走前她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愿你守得云开见月明。”

“借您吉言。”

说实话,易玏心里并没有底气。

他喜欢她5年,却没有一次表白成功的,每一次当他要说出喜欢时,命运总会意想不到的掺一脚。

慢慢的,他愈发提不起表白的勇气。

爱的越深,越胆怯。

8

从洗手间出来后,梨笛以奶奶为借口,打算向易玏告别。

他并不想这么快和她分开,提出要送她回去: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“不用了,我坐地铁更方便。”她拒绝地干脆。

易玏在咖啡馆外将她拦下,他逼近她,注视着她的眼睛,低声质问:“梨笛,你在逃避什么?”

“我……没有。”她躲避着他灼热的视线,“奶奶该醒了,我得早点回去。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他终于说出口了,原来表白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。

她紧握着拳头,尽量压抑着心底因他的话而激起的巨浪:“所以呢,你需要我怎样回答你?”

她太冷静,仿佛局外人般冷眼旁观着他的表演。

他压抑地太久了,整个人就像爆发的火山般,他弯下腰,双手捧着她的脸,不顾她的挣扎,用力吻上她的唇。

“易玏……”她的话被他吞进嘴里。

他将亲吻加深,温柔地在她唇上辗转。

她缓缓抬起僵硬的手臂圈住他的腰,他勾唇浅笑。

在他怀里,她渐渐收起身上的刺,一点点变得柔软起来。他抵着她的额头,声音沙哑:“梨笛,你逃不掉的。”

她双颊绯红,低垂着眼帘,软声道:“我得回家了。”

原创文章,作者:777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hwuuu.com/5814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624739273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六,9:30-22:30,节假日休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