视力能恢复到什么程度?

小张,骑友。

她找我咨询个问题,孩子上辅导班,课间嬉闹,让同学推了一把,头撞桌子上了,伤到眼球了,当晚就做了手术。

问,这个事怎么处理?

我问,视力能恢复到什么程度?

她说,三个月后才知道。

我问,对方家长什么态度?

她说,说是愿意承担医疗费,当天垫付了2万元,说是不够继续,还是比较好沟通的。

我问,辅导班呢?

她说,还没出面。

我说,若是视力没有大的损伤,那么可以友好协商,若是视力长线受损,例如低视力甚至无视力,那就建议走司法程序,看似是最没有人情味的,其实对三方都是最科学、最合理的解决方案,他们也不希望你成为一个无底洞。

她问,找谁咨询呢?

我说,找个律师。

她问,起诉谁?

我说,对方监护人以及辅导班,这样一次性判决是最好的,事情谁都不想发生,既然发生了,就要有个解决方案,这个方案需要权威机构给与认定。

对于不做生意的人而言,一辈子很少打官司,顶多是打个离婚官司,要么是民间借贷,很少有人懂的用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,其实这是捷径,对彼此都好,包括偶尔有朋友问一些车祸纠纷,我都是这么建议的,别去扯来扯去,直接起诉就好,特别是有重大伤亡的,对彼此都是解脱。

你看看地产公司,要涉多少官司?

有当原告的,有当被告的。

企业做大了,就是官司缠身,这就是为什么大公司有法务部的缘故,既能在运营过程中及时规避法律风险又能第一时间起诉或应诉。

要把打官司看成中性的。

被人告了,未必就是贬义,去告人,未必就是泼妇,要过这个心理槛,当你过这个槛以后,你才会突然领悟到一点,什么是合同?为什么有违约条例?

就说明一点:

这个合同其实是有两个选项的。

A,完全按照预期走。

B,不按照预期执行。

AB都是合理的选项,只是B需要承担合同里制约的条款,若是你不愿意承担怎么办?

告上法庭。

一个很简单的例子,本地有个粮食贩子,跟江苏一家企业达成了供货协议,是一年的合同,正常情况下,一车可以赚3千元,若是违约呢?每车需要赔1千元,合作到一半,有个钢卷超载事件,导致全省查超载,在不超载的前提下,送一车粮食他要亏2千元,那这个时候,是继续送还是不送?

就选择B方案,违约,赔违约金。

违约金还少一些!

你看新闻,有些车祸,肇事一方最初还天天去医院,后来为什么突然不去了?不是说没有人情味了,而是觉得这不是一个解决办法的态度,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?让对方起诉自己,以及自己投保的保险公司,他为什么突然不去了?就是咨询了律师。

解决纠纷,特别是潜在的长线纠纷,最好的还是法律。

白纸黑字,你觉得不服,可以提起上诉。

对否?

要说对待官司最平静的群体,应该参考建筑群体,到处都是三角债务,不断的告别人,不断的被告,还要动不动处理群体事件,例如工伤事故,人从楼上摔下来了,家属抬着来闹,怎么解决?

就是协商嘛!

会私了吗?

分情况,若是给出的价格超出了家属的期望值,这个是可以私了的,若是给不到期望值,例如家属期望给500万,你最多出到100万,那就建议对方走司法程序,若是对方期望50万,那你可以给80万或100万。

现在?只要是人命,基本就是100万起。

100万是个基数了。

老板渴望私了吗?

受伤型的,普遍不渴望,一般都建议起诉,为什么?

因为,私了后,你依然可以起诉。

钱,很快就花完了。

花完了,伤还在,生活还是不能自理,咋弄?

二次起诉!

所以,很多时候,遇到大的纠纷,特别是可能有后续的,一定要走司法程序,让自己冷血一点,一切都有标准,伤也好,亡也罢,都是明码标价的,一切都是生意,包括你的小命也是有价格的。

我给小张的建议就是先看孩子视力恢复的如何,若是跟过去一样,那就当什么都没发生,孩子受了点罪而已,若是严重,后续需要长期治疗,那就需要走法律程序,该做伤残鉴定就去做。

孩子嬉闹,这个很多时候,是意外。

从道理来讲,没有对与错。

主观上都没有恶意,只是出了事,孩子们需要担责而已,我记得有天晚上,10点多了,几个小伙伴按门铃,给开了门,他们一起把我儿子给送回家,满嘴的血,具体也没描述清楚,是被人推倒了还是被自行车撞了,那没办法,带着去医院吧,先排队初检(这个医院很奇葩,超级忙,这个点还在排队),就是摔倒的时候嘴唇正好被尖牙顶上了,刺穿了。

换了两个医院,都缝不了。

理由是什么?

需要里外缝,并且需要美观缝,最好找耳鼻喉的……

这个科室人不多,值班医生已经睡着了,小护士给打了个电话,来了,他看了看,也缝不了,他年龄大了,手不稳,孩子也闹。

后来,实在没办法了,我把大奶牙科医生喊起来了,让她过来给缝的。

这个是要留疤的,你说能找谁?

谁都不能找。

就当什么都没发生。

问儿子怎么摔的?媳妇又不让问,媳妇的意思是小朋友们在一起,磕磕碰碰都是常态,我的意思是若是被大人骑自行车撞的,我要去讨个说法。

后来,不了了之。

人们为什么这么怕打官司?

与中国农村传统有关,你看《白鹿原》里,谁是老大?族长啊,包括田小娥偷情,这都是由族长来处罚的。

大部分人,本质还是农村人。

遇到事了,第一时间在内心骂对方不是人,希望用道德来绑架、威胁,让他们就范,很少想用法律去解决问题,谁家挨打了,想着是去还回来,而不是去报案,去起诉。

之前,我采访过一位资深大律师。

他去过最高院打官司。

他的观点是什么?

哪里的审判最公平?

就是基层法庭。

例如乡镇上的,那是要认真的审理的,不仅仅要理顺法律关系,还要理顺道德关系,该让道歉的道歉,该让赔钱的赔钱。

跟过去的族长似的。

主持公道。

层次越高的法院,特别是经济类的案子,庭外角逐的力量越多……

这是说经济类的。

若是刑事类的呢?

恰好相反。

级别越高,越严谨,例如现在死刑为什么要高院才能复核?就是不轻易杀一个人,我小时候就看过枪毙,不仅仅看过枪毙吧,那时动不动就公审公判,解放汽车拉着满大街转,公审怎么审?

不是电视上的那种开庭,全程都是训斥、怒喝。

在宣判死刑前,这些人还很安静,甚至跟法警说话,宣判那一瞬间,要么瞬间瘫了,要么嗷嗷的骂,然后法警上去就闭嘴了,关于这个,民间也有很多说法,有的说给点了哑穴,有的说是把下巴给卸掉了。

枪毙人的地方,就在桥头。

一般都是宣布,押赴刑场,立刻执行。

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大高个,我上小学的时候,他上初中,我们一个村的,那时初中要跑校,要经过省道335,这条省道大货车特别多,尤其是拉煤的车,都是跑日照港口的,晚上这些学生放了学,就扒汽车,因为学生放学的缘故,车流量都慢了下来,扒汽车上干什么?

砸车灯。

把灯泡弄下来,回家找电瓶弄着玩。

一直到我读初中,这个砸车灯的风俗还在,我之前不是写过嘛,那时村里有人结婚,用大发面包车或桑塔纳,都要派专人看着,就是防止砸车灯,只要稍不注意,就让小孩把车灯给抠走了。

大高个家里,攒了很多灯。

我们跟大高个也很熟悉,夏天都喜欢去机井里洗澡,所谓的洗澡就是游泳,他有个绝技,会仰泳,会仰泳也没啥,关键是他的JJ会转圈,跟个螺旋桨似的,一直到今天,再也没见过有这个功能的男人。

也大,他妹妹跟我们是同龄人,他妹妹经常跟着一起去洗澡,他也不避讳,动不动还表演一下螺旋桨。

初中毕业后,他就跟镇上小青年在一起玩耍了。

玩耍干什么?

逢集的时候,偷包。

只偷老头的。

只要逢集的第二天,大家都喜欢翻他的身,就是翻着玩,他到处藏钱,帽子里,鞋子里,裤卷里。

就是偷的。

第二天一般要去下饭店。

他不偷我们村的,相反,我们村的老头丢了钱也会找他,他会去给要,因为小偷也是一个圈子。

应该是上世纪90年代末,有一拨打击路霸,就是拦路抢劫类的,抓典型,把他抓去了,是什么事呢?假装警察,晚上查车。

就这么被当了典型,把他过去的罪行算了个总账,盗窃、抢劫,枪毙了。

应该不到20岁。

放今天,死不了,有个跟他一起扮警察的,现在还是半个成功人士了,偶尔也参加骑行,当年应该是家里全力保出来的。

球友里,警察叔叔最多,有时中场休息,聊起一些热门事件,特别是临沂这两年上热门比较多,类冤假错案,当然没有定性,只是疑罪从无,把嫌疑人释放了。

聊起这个话题,一位资深刑警跟我讲,每个案子都有每个案子的时代背景,技术手段受限,办案模式受限……

他的观点是什么?

若是以今天的办案方式和条件去回顾历史案件,可能多有瑕疵,但是历史就是历史,过去了就过去了,是时代的产物,总是用今天的标准去审判过去的办案方式,是不合适的。

这些话,只适合私下聊天,不能公开表达。

他还给我讲过一个观点,我觉得很有意思,就是有次我们在推测一个案情,算是区域大案,他跟我讲,每个真相大白,往往不是大家最初推断的,也许是出奇的简单,也许是出奇的复杂,但是就是不是你推断的。

因为,你的逻辑是你的逻辑,嫌疑人有他自己的逻辑。

你看网络大案就知道了。

一个新闻出来了,大家推断AC,结果答案却是B,最典型的就是鲍毓明案,谁也没想到是这个结果,这个结果其实又非常符合逻辑。

我们去穿越无人区,也有警察叔叔。

他跟我讲,贼有个共性,特别抗打……

过去,人穷,这些违法犯罪就多,杀一儆百也是一种很好的法制教育,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路霸了,也没抢劫的了,你看,那个谁都枪毙了,就在桥头枪毙的,让他爹用地排车拉回去的。

仓廪实而知礼节,你仔细品品,很有道理。

这两年,特别流行西部行,大家总是赞扬什么西部人们淳朴之类的,那是因为你没跟他们打过交道,我们经常去穿越无人区之类的,对当地人就一个原则,敬而远之,你客气我们也客气,你不客气我们就远离,根本不会深交,更不会主动的去攀谈之类的,那是找死。

你去几趟西藏就知道了。

穷意味着什么?

野蛮、粗鲁、肮脏。

而非鸡汤文的什么心灵的洗涤。

他们能洗涤死你。

我不是写过嘛,几个人租车去无人区玩耍,多是女的,司机大哥就是硬上,行不行的摁上,你反抗?有用吗?

我小的时候,我们村还有在马路边开饭店的,就是服务大车司机,姨妈姑妈亲妈表姐表妹……

一直到我参加工作,都还有。

最有名的是枳沟,大约在2000年左右,很多日照人吃完午饭,一起开车去枳沟,潇洒完再回去,有点像什么呢?

曼谷的男人,周末去芭提雅。

现在这些,没有了吧?

至少,少了。

大家有钱了,也自然就体面了,但是小农意识还是存在的,这就是为什么我说,一定要多跟有钱人交往,在老百姓眼里,有钱人都是丑陋的。

我经常问大家一个问题:你有钱后,觉得自己更文明了,还是更野蛮了?

你对照自己,就是群体的答案!

总有人说,自己理想的养老,是农妇山泉有点田,你真觉得农村是养老最终归属?

错了。

最适合养老的地方,就是一线城市。

中国真正的长寿村,就是北上广深,别听什么广西长寿村,对比长寿村,你不要对比那些老头老太太,他们的长寿秘诀只有一个,改年龄。

你可以对比当地你同龄人的状态。

梅姐,她离婚后,分了点钱,想买养老房,我当时就跟她讲过,你若是想定居在县城,就买学区房,至少不贬值。

她要买什么养老地产。

这些事,咱只能表达一次。

说多了,就是干涉了。

这个事,一晃过去了差不多两年。

前天来找我,说养老地产一直也不动工,怎么办?

我说,不会就卖了你一套吧?

她说,不是,好多套,最近一直在跟他们一起去找领导协商。

我问,为什么不听我的?

她说,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,现在看来,不听你的还是不行。

我说,没事,就当交了学费。

她说,毕生的积蓄。

我看了看合同,65万,全款。

资深韭菜……

让我给问问,问个P啊,既然没有动工,就说明手续不全,这个合同都有问题,属于非法合同,他们压根没有取得预售证,你闹也白搭,没钱了就是大爷,谁也不可能给你做主,你自己的钱你自己咋不长个心眼?

跑山旮旯里买套房子,还带着院子,怎么想怎么兴奋。

还兴奋不?

我给她的建议就是看看能起诉不?

若是能起诉,就起诉。

不能起诉,就不要聚焦在上面了,没有结果,哪怕闹上几年也白搭,在地产领域,只要一个企业确定没钱了,就会立刻开启死猪不怕开水烫模式,谁闹也白搭,就是没钱,你能咋着?这样的例子还少吗?我原先办公室买的那两套公寓,契税被花了,我自己去补的契税,这个钱还能要回来不?

要不回来了,我都认了。

耗上精力在上面也白搭,我看业主群里,有人成功把老板阻截了,还把头给砸了一个大包,解决问题了吗?

也没有。

就是没钱了,就谁拿他也没办法了,除非你就是想弄死他。

弄死他,他也没钱。

只要是投资,就必须要考虑到一点,若是这个钱没了,我能接受吗?若是接受不了,那么就应该用最严谨的方式去交易,例如本地这些地产项目,地产一热,大家都要抢房子,抢的结果是什么?地产公司刚拿到地,先预售,不是不允许吗?没事,可以先卖楼花,你花多少钱买个排号。

万一公司倒闭了呢?跑路了呢?

你花几十万买的楼花,就打水漂了,大家为什么从来不担心?

总觉得,人家是大公司,没事!

县城房价为什么这么坚挺?就是地方财政吃紧,吃紧以后只能卖地,卖地就需要高房价,高房价怎么才能维持?

就是需要炒作。

去库存也是如此,房价下跌,没人买。

去库存最好的办法,是涨价。

现在,我们本地比较不错的小区,差不多要1万左右了,那是不是地产商赚大了?

不然。

你可以把地产商理解为产品加工商。

高度竞争下,利润空间都很透明,甚至要承担滞销的风险,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总觉得地产行业很有钱,为什么又有那么多人破产。

根源就在这里。

大头都在地钱上。

自己就是个工厂,代工赚点钱。

前一段时间,本地有个做文化产业的朋友她要换房,来征求我的意见,最初是选别墅,我不建议,别墅适合拥有,不适合居住,蚊虫、潮湿、尘土都是因素,最核心的是不防盗,你看《天网》就行了,最近半个月我看了两期案子,一个是盗窃,发生在上海别墅区,一个是凶杀案,也发生在上海别墅区,是小偷被女主人发现了,女主人呼喊了,被杀了。

济南有个朋友,也是炒房的,她住别墅区,住了一段时间,搬走了。

就是因为亲眼目睹了小偷。

她没敢发声。

她跟牛哥、蝉禅一起团购的别墅,当时团购别墅的基本都是买两套赚一套,那套留着自己持有的,牛哥带我去看别墅的时候,正好还看到了小区里贴的到处都是的悬赏通告。

就是抓小偷的。

要把自己藏在群众之间,这样最安全。

你看我们小区,开发商是大老板吧?就住我们楼上,不过是自己住两层而已,两层归自己专属……

这就是真懂生活的。

我跟她讲,买大平层就可以。

她说,不愿意有邻居了,我们现在住的房子,楼下吵架就朝下扔东西,上次扔了个椅子,差点砸到我们的车,楼上的也吵架,吵离婚了都。

她是被吵的神经衰弱了,是个老小区,她住三楼,楼下一大早就有大爷拉二胡,是被折腾服气了。

我认为,影响居住感觉的就两点:

第一、是否宽敞+安静。

第二、床是否舒服。

床是否舒服又取决于三点:

第一、床够不够大。

第二、床垫够不够软。

第三、被子舒服不舒服,尽量的选择鹅绒被。

你看老外的床,包括五星酒店的床,普遍偏软,国人喜欢睡硬床,甚至是木板床,其实这是不舒服的,越软了越好,特别是仿佛被吸进去了。

人有三分之一时间是在床上度过的。

一定要睡好。

五星酒店为什么给人的感觉很好?

枕头好,被子好,很多都是鸭绒或鹅绒的……

最终选在了别墅区的大平层上,还送了个阁楼,前几天让我找人帮她设计,她要开始装修了,我跟她也讲过,买这类房子,包括在县城投资房产,不要考虑回报比,因为铁定是亏损的,就当消费了。

她认同。

县城有没有投资房产而稳赚的?

也有。

主要是投资商业地产的,例如专门找适合做餐饮的门面房,这个东西很讲究,讲究到什么程度?他去看一眼就知道这个地方能停多少车,适合不适合干饭店,适合干个什么类型的饭店。

我还专门采访过他,他说综合起来,除掉贷款的前提下,年回报率在8%左右,已经很不错了,毕竟理论上,房价一直也在涨。

买大平层的这个妹子,前几天找我闲聊,问我开个什么书店能稳赚?

我说,开个什么书店,也不赚。

书店这个行业,只有两个事有可操作空间。

A,以投资大书店的名义,到县城拿地,例如本地核心区域拍出的那块地,就是以建书店的名义,书店给人的感觉高大上,立项好,容易获批。

B,想开书店的人是最多的,甚至比想开饭店、服装店的人还多,几乎人人都有书店梦,这个市场才是最大的,若是能摸索一个能盈利的书店运营模式,瞬间能开无数家分店,哪怕只是搞招商加盟,也能捞一把大的。

这是需要思考,什么样的模式,可以做到?

目前书店能盈利的,多数都是做了圈子,类似会所了,要么就是交友平台,樊登读书会为什么发展的这么迅速?也是瞅准了这个群体。

若是在超大城市,例如一线城市,还有个模式可以做,就是定期邀请名家来讲座,搞抖音,搞直播,搞签名书,频率越高越好,若是每天能邀请一位作家来,时间一长,你就是《一席》,广州的方所就有这个雏形。

过去的直播,以娱乐为主。

现在有些已经开始卖货了,等于有商业性质了。

再过两年,直播就大学化了。

什么领域都有高人在直播,例如莫言谈写作,葛优谈演员,冯小刚谈导演,杨振宁谈量子力学……

这是必然趋势。

例如,你理解的抖音,无非是几个女的在那扭腚。

其实,抖音是个宝藏。

你想要什么领域的视频,都有了,例如你想装修,你想知道如何设计厨柜,你一搜,有了。

什么领域都有了。

抖音时代,为什么樊登反而不如过去火了?

就是在视频上搞读书的人太多了。

我每天发一张图,配段文字,发抖音,我以为我就算厉害的,前天我刷到了一个类似玩法的,几乎每个点赞都过万,我比他少的只是时间而已。

对于能火,我从来没怀疑过。

干就是了。

那为什么不是每天拍个小视频?

若是拍视频就更好了,若是我颜值不错,我会每天以读书的方式给大家分享段话,会火的更快。

但是,咱不行,没有那个天分。

相比而言,现在的模式就是性价比最高的,每天5分钟而已,貌似跟风的人也很多,其实我不是嘲笑大家,一个都跟不下来。

只要是需要坚持的事。

咱就没有对手。

时代给你机会,你抓不住,不是别人的问题,而是你自己的问题~

原创文章,作者:777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hwuuu.com/4879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

微信:shk1177

邮件:[email protected]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六,9:30-22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